欧洲娱乐城首选802com|娱乐城是玩真人真钱娱乐城
IP: 125.88.254.46    新用戶注冊 加入收藏夾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 繁體版
 致公風采 更多
·越南高知歸僑夫婦――莫傳三、鄭燕娥
·中山市黨員成功施救心跳驟停群眾
·荔枝冷凍兩年口感外觀都還新鮮
·致公黨員張鴻巍受聘為《中長期青年發展..
·致公黨員呂文彬榮獲“東莞好人”稱號
·致公黨員王懷堅原創藝術歌曲專場音樂會..
·省委會文體委委員芷萱創作歌曲《龍行港..
·工作簡訊
·省委會機關干部喜獲論文競賽優秀獎
·方禮軍——把粵劇元素融入少兒舞蹈,跨..
熱門搜索:委員 中國致公黨 廣州
用戶名:
密 碼:
更多
2018年第1期(30周年紀念特刊)
2017年第4期
首頁 -->> 宣傳工作 -->> 致公風采
越南高知歸僑夫婦――莫傳三、鄭燕娥
發表時間:2019年4月17日
越南高知歸僑夫婦――莫傳三、鄭燕娥

       編者按:莫傳三同志,1943年9月10日出生,越南歸僑,曾任廣州市政協第九屆常委,致公黨廣州市委會第九屆副主委(兼職),2019年3月23日因心力衰竭在醫院不幸離世,享年76歲。
       莫傳三同志1964年至1968年在越南河內綜合大學讀書;1968至1978年先后在越南海防水路交通大學、航海大學工作;1978年因越南排華回國;1978年至1986年在廣西大學任講師;1987年開始一直在廣州經濟管理學院(現廣州城市職業學院)工作,曾任教務處處長、副教授。
       本文成文之時,莫傳三同志已因病去逝。謹以此文向莫傳三同志致敬。


       2019倒流41年,穿越斑駁的時光碎片,回到越南南北統一之后的第三年。
       那是1978年。清明節前后,大街小巷浮動著絲絲敏感和不安的氣息,低氣壓籠罩越南,華僑華人更加沉默,甚至在公共場所都不敢說中文,他們懷著傷感,靜悄悄地前往拜祭逝去的親人――因為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機會。
       撤僑的傳言到處都是,越南當局也像是急不可耐,催促并要求華僑交出糧簿和戶口本,只要交出來就可以立即走人。有的華僑也許是出于極度惶恐和疑慮,真的是什么都沒帶,就空著兩手慌慌張張地跑回了中國的邊界。
       此刻,越南北部城市海防的華僑,也陷落于同樣的彷徨無著之中,比如這對高級知識分子夫婦,丈夫名叫莫傳三,妻子名叫鄭燕娥。他們的處境一天比一天艱難,眼見兄弟姐妹和眾多的親友都開始陸陸續續地離開越南,各找出路,其中大多數是經由香港,然后去往海外……莫傳三和鄭燕娥卻仍然沒有動靜,他們是早就打定主意要回國的,歸去的心是一天比一天迫切,問題在于“歸國證”卻遲遲沒有辦得下來……
       1943年9月和1944年9月,莫傳三和鄭燕娥一前一后出生于越南的海防,他們的前半生――成長、求學和工作都在海防,因而他們也是越南現代和當代歷史的見證者,親身經歷了越南對法國的獨立戰爭,美國和越南之間的戰爭,以及南越和北越的分離與統一…像所有的海外僑民一樣,無論僑居國還是祖國有什么風吹草動,一旦世界格局出現風云變幻,他們都首當其沖受到影響,莫傳三和鄭燕娥注定有一種顛沛流離的命運。
       莫傳三的父母于20世紀20年代去往東南亞謀生,最終在越南海防市落地生根。莫傳三童年時代就讀越南當地的小學,接下來又考上越南海防市華僑中學,他的越南語和中文都非常好。高中畢業時經過越南高考,他又考入越南首都河內國立綜合大學數學力學系,這所大學在法屬殖民地時期就頗有名望,后來又改名為河內國家大學。
       大學畢業后,莫傳三分配至海防市水陸交通大學教書,一晃近十年。莫傳三用越南語講課,因為兼融了華僑老師上課的中文風格,這種中越融合型的授課方式令人耳目一新,受到了學生們的歡迎。當時大學的學術氣氛尚好,同事之間關系也很是融洽,那是一段相對平靜的時光。
       鄭燕娥的父親鄭杰培是廣東中山濠頭本地人,早在1918年就加入了孫中山的同盟會。大概在1920年至1921年間,他與家中兄弟以及同鄉共8人一起下南洋,目的地原是現在的馬來西亞。行船到越南海防附近時,因為船破了一個洞,只好停船上岸修理,覺得海防也不錯,就留下來了……
       1942年前后,日本侵占東南亞,抓捕抗日的革命黨,日軍暗探在鄭家墻上發現掛有一幅人頭像,如獲至寶,派人上門來將鄭杰培捉拿歸案,還以為抓到了“大魚”――那張人頭像其實是鄭杰培加入同盟會時的標準會員照,他非常愛惜,當作護身符一般,下南洋時也不忘帶在身上。安定下來后,他又去海防的相館將照片放大,并張掛起來。沒想到看見這張照片的日軍密探,以為是孫中山復活了,懷疑鄭杰培就是孫中山,或者是孫中山的兄弟,結果鬧出一場烏龍事件,因找不到證據,只好又將他釋放。
       就在這種飄搖動蕩的亂世之中,鄭杰培和太太前后一共生下了16個孩子,其中9子7女,鄭太太因此被越南僑民稱為多仔婆,好命婆。鄭燕娥在兄弟姐妹中總排行第12。
       鄭燕娥是莫傳三在海防華僑中學時候的學妹,低他兩屆,兩個人都是學校籃球隊員,很顯然在那時就已經互生好感。1969年,鄭燕娥在越南河內經濟計劃大學物資商業系畢業,分配于海防市物資工業局,負責綜合統計分析的工作,是越南的“國家干部”。畢業同一年,鄭燕娥和莫傳三結婚了,但越南境內的戰爭和炮火一直沒有停歇。仍然是在1969年,越共領導人胡志明病逝。
       事情還是要從頭說起。越南的西貢現在是亞洲著名海港城市,但過去只是湄公河三角洲一個小漁村。1859年2月,由于法國海軍大舉侵入,西貢淪陷。1885年,《天津條約》簽訂,意味著越南不再是中國的“藩屬地”,轉而成為法國的殖民地。1946年11月,隨著全球殖民主義勢力的衰退,胡志明領導的越南抗法戰爭爆發,得到了中國的有力支援。到1954年5月8日奠邊府大捷,越南軍事上取得關鍵性成果,法越戰爭來到尾聲,越南獲得了民族獨立。國際社會隨即召開日內瓦會議,商議朝鮮問題以及主持越南和法國的停戰談判。以北緯17度為臨時分界,越南境內由此劃分為南越和北越,北越由越共統治,首都在河內;法國的勢力范圍退到南越,以西貢為首府,之后交給美國主宰。1961年5月,美國派遣特種兵發動“特種戰爭”,長達十多年的越南戰爭拉開序幕……直到1975年4月美國撤兵撤機,戰爭基本結束。1976年元旦,分離長達21年的南越和北越終于合二為一,西貢改名胡志明市。
       可惜當時的國際環境錯綜復雜,詭譎多變,隨著美國退出越南,珍寶島事件之后中蘇交惡,中美之間關系緩和,而蘇聯和越南則日益親近,中越邊境開始沖突頻繁,越南排華浪潮逐漸洶涌,不少華僑華人受到了劇烈的沖擊。
       盡管在越南出生和長大,作為大學教師的莫傳三首先被列為排擠對象――忽然,莫名其妙地,他被停課了,被搬辦公室了,被孤立了,被一個人困在一間空空如也的實驗室里,除了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什么都沒有……幾年都是這樣,好險薪水還是照發。
       莫傳三明白了,越南當局的敵意已經擴散,具體影響到了他個人身上。不時有壞消息傳來,哪位華僑華人被抓起來了,抓捕原因不外是“從事不法活動”――基本上,這是一個子虛烏有的罪名。有位在警察局工作的好心學生告誡莫傳三,身為華僑華人,他千萬要謹言慎行,不能有絲毫行差搭錯,否則就授人以柄。為了保障老師的安全,這位越南學生私下對莫傳三“約法兩章”:一、從學校實驗室回到家后,一定要以家為中心,在20公里以內活動,不要逾越這個范圍;二、晚上時間任何原因都絕對不要外出。
       進入1978年下半年,中越兩國之間的緊張關系變得一觸即發,中方派出兩艘船在海防、胡志明市準備撤僑……
       按現在的話來說,作為“國家公務員”的鄭燕娥,終于也感覺到壓力逼近。越南當局曾先后有過三次排華意圖明顯的政府裁員,都沒法裁掉鄭燕娥,因為她的崗位實在重要,需要一定的技術含金量,而她的工作能力又是無可挑剔。她管理著42間工廠,經常踩單車去下鄉,下鄉時間可以不用坐班。好在鄭燕娥當時尚有那么一點自由,感到時局不對,莫傳三又不被允許出行,只好一切由她出面去活動。從海防到河內105公里,去到駐越中國領事館辦理“歸國證”,算是留了一點“后手”…
       1978年7月,鄭燕娥剛剛拿到“歸國證”,8月份她所在的物資工業局就開始實施戰前監視,對她則不再委派任何工作任務了,各科室還配有兩支步槍,說是防止戰爭隨時爆發。
       1978年9月15日,鄭燕娥接到調令,要調她下去工廠。這則調令就如同“逐客令”一般沉重、強硬和冰冷,幾乎沒有回旋的余地,這是一架國家機器對一個人的驅逐…
1978年9月24日,莫傳三和鄭燕娥懷揣“歸國證”,帶著莫傳三的老父親以及年幼的兩個兒子,一家五口從海防坐火車到河內,過了友誼關,一夜之后,終于踏進國門……1979年2月17日中越戰爭爆發,這是后話。

       中國在友誼關安置處設有工作組,負責難民營的具體事務,從越南回來的人員都住在一間大倉庫里。緊接著安置處又將等待安排的大學老師、公務員、新聞記者包括家屬等人,分流到廣西寧明市黨校的難民營。
       工作組根據實情,推薦莫傳三入職大學。廣西大學方面馬上派專家學者對他進行各方面的考核,同時還要他作出教學示范,最終他被錄用。1978年9月底,莫傳三順利進入廣西大學,教授流體力學。由于鄭燕娥在越南曾從事國營經濟工作,暫時被安置在廣西南寧華僑服裝廠籌備處。
       當時鄧小平提出要落實知識分子政策,這對夫婦恰好趕上了大好時機,倆人的工作都飛快有了著落,他們心中有一份濃烈的感恩,希望回報祖國的厚愛。
       80年代改革開放在特區率先施行,廣西也受到了這種風氣的影響,各行各業都煥然一新,發展經濟成為當務之急和熱門話題,而有文憑又有實踐經驗的經濟類人才開始得到重視,鄭燕娥可以說是炙手可熱,脫穎而出。
       1980年4月鄭燕娥作為領隊,被選拔去北京、上海進行經濟技術、業務及管理的系統培訓,之后她也進入了廣西大學,成為大學教師。1982年,鄭燕娥提交25000字論文,獲得統計師職稱。雖說不是師范科班生,但鄭燕娥的教學富有成效,她口才不錯,知識面廣,獨立講授工商企業、市場營銷、廣告學、統計學原理、財會五門專業課,受到學生好評。
       1984年3月8日,鄭燕娥和莫傳三夫妻倆一起加入了中國致公黨。
       1986年5月,得益于改革開放政策的深化和落實,莫傳三和鄭燕娥調入廣州市經濟管理干部學院,也就是現在的城市職業學院。
       莫傳三教授數學,鄭燕娥教統計。莫傳三的實力幾乎立馬得到驗證,就在1986年下半年,學院給他連升了兩級工資。90年代,整個廣東省的成人高校實行數學科統考,莫傳三再次一鳴驚人,教學成果令人心服口服――全省數學100分的學生有8個,其中他所教的三個班就占了7個……這7個100分如同大花園中的奇葩,如此的驚艷和驕人,使學院贏得了榮譽和口碑,也讓身為園丁的莫傳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數十年耕耘高校,嘔心瀝血澆灌出累累碩果,這次統考,是他教書生涯中一次偶然又必然的才情怒放。
       莫傳三在1992年成為城市職業學院副教授,1995年升任教務處處長,1997年他又被選為致公黨廣州市委兼職副主委。從那以后,除了完成教務工作,小至致公黨市委安裝空調、更換辦公桌甚至換燈等瑣碎事情,大到帶黨員出外調研、完成提案,他都從不推辭,決不敢懈怠,成為名符其實的大忙人。甚至他在學院里上班時,也有歸僑人員找上門,請求他幫忙解決各種問題……他又是一個做事極其認真的人,無論大事小事,都絕不含糊。在1997年至2002年擔任致公黨廣州市第九屆副主委期間,他為市委會黨務工作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鄭燕娥在教學上非常用心,她注重教與學的溝通互動,還擅長以心理學開拓學生的思路,側重理論、案例、實操相結合,教學效果特別明顯。在一次畢業典禮上,有位學生說――“鄭老師,我不是你成績最好的學生,但你卻是我學習生涯中最好的老師…”――來自學生的鼓勵和學院的認可,更激發了鄭燕娥的熱情和創造力,每個學期她的任課量都名列前茅,開新課最多,并編寫出版了2本教科書,另外有4本講義和20多篇論文,在教學和經委系統都受到嘉獎,載譽無數。
       1998年3月23日,鄭燕娥當選廣州市海珠區第11屆政協委員;與此同時,她也承擔了致公黨海珠區基層組織主委的重任,作為大學教師的她又剛好退休,開始為社會工作投入更多精力。
2002年,中國珠江電影制片公司和越南作協電影公司合作,拍攝電影《阮愛國在香港》,由鄭燕娥擔當劇本的翻譯,兼任開機儀式上的現場口譯員……

       2019年3月15日,筆者在新港西路城市職業學院的教工宿舍里,見到了這對志同道合的廣州致公黨模范夫妻――莫傳三和鄭燕娥。
       我那天離開時有點過于匆忙,而莫傳三卻意猶未盡,他說,可否再給我5分鐘,就5分鐘,讓我再講幾句話?
       聽到前輩這么說,我十分慚愧,于是又重新坐了下來。
莫傳三說,我就是總結兩點:我26歲開始在越南的大學里面教書,接近10年,雖然它們不歸入我回來后的教齡,但我積累了10年的教學經驗。從我36歲歸國,到2003年退休,退休后仍然連續10年擔任學院教育督導組組長,幫扶年輕教師的成長,可以說,我回國的目的已經基本實現,那就是為祖國的教育事業盡到了最大心力;我兼職致公黨廣州市副主委,為黨務工作竭盡所能,秉公辦事,不問個人得失,我對致公黨也做到了無悔和無愧――我就講這么多吧――這時,我吃驚地看到莫傳三的眼角溢出了淚滴,他用手去掩飾,眼淚卻是流個不停。
       一步一回頭,走下教工宿舍的臺階,穿行在城市職業學院的樹蔭、走廊和操場,到處都是春天的景象。我抬起頭,天空湛藍如鏡――那張和藹可親的國字臉,涌自赤子之心的一掬熱淚浸濕的眼角,仍然一遍一遍地浮現。

(供稿:廣州市委會 陳惠如)
 
   
   (上一條)·中國社會科學報和網站近日連續刊發報道中山大學南校區總支部梁琦的研究成果
   (下一條)·中山市黨員成功施救心跳驟停群眾    
    更多    
致公網站鏈接 | 黨政網站鏈接 | 其他黨派鏈接 | 綜合網站鏈接 | 網站導航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3 中國致公黨廣東省委員會版權所有 - 粵ICP備14071011號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華強路7號廣東省民主黨派大樓9-10樓 郵編:510623
欧洲娱乐城首选802com